我的长征www.9170.com

作者:旅游

我的长征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各位同志,请不要被我这个题目吓唬住,我和思思的旅行并没有历经二万五千里,更没有耗时两年,当然也没有艰苦到喝雪水,吃草根。但这次旅行在我的生命中的意义,不亚于长征对中国革命的意义,鉴于它的重要性,呵呵,冠以长征二字。长征注重的是精神,是信仰的坚持,是对生命的理解,我的长征,也凝结了辛苦,幸福,信仰。我的长征,见证了我的勇敢,幼稚,坚强,当然更多的,它见证了我和思思的志同道合,见证了我们的幸福甜蜜。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夏河

刚刚看完出行的400多张照片,思思那个摄影技术叫个烂,唉,我都无言了,要不,就是我太丑了,可经过和思思的一番讨论,他心甘情愿承认自己水平烂,哈哈,思思呀,你的摄影水平还有待提高。在我这学过摄影的人面前还是谦虚些,虽然摄影课大多数时间在逃课,甚至连单反都不懂。可在怎么说,我也是科班出身。

合作

思思注解:思思就是我了,一路上的保镖,银行,背夫,打牌的对家,清理剩饭的专人,聊天对象,最后就是男朋友了。

郎木寺

第一天

甘南

7月31日晚,在思思家吃完阿姨做的香喷喷的米饭,我和思思向火车站出发了。刚下过雨的西安,皮肤接触着湿润的空气,凉丝丝的。可怜的思思身上背着硕大的登山包,腰间挂着腰包,手上还提着一大包零食,额头不停的淌着汗。这种形象,几乎贯穿了旅行的一路,思思真是个好孩子。

拉卜楞寺

由于没有买上卧铺,我们只能硬座到兰州,年轻人,有的是精力,还好,是空调车,如果是绿皮站站停,我大胆猜测,还没到兰州,我和思思就英勇牺牲了。火车上,思思很谨慎,和周围的人话不多,不轻易透露一点点自己的信息,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直接影响我大喷的发挥,哈哈。不过,我们还是遇到了一个大喷,害得我们陪他聊了几乎一个晚上,一点都没有休息。算了,难得碰见这种极品。

桑科草原

思思注解:k119也那么多人?真是奇迹!他们那个能喷啊,惊天地气鬼神!

碌曲

第二天

尕海

早上6点多到了兰州,直接打车到前一天预定的宾馆,我在这里,客观的承认,思思提前预定是正确的,他做事总是考虑的很周详,每个环节都不会出现错误,不像我这个丢蛋鸡。这次旅行如果由我负责,呵呵,我们还指不定困在某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呢!

发表于 2005-06-28 23:14

www.9170.com,路线: 北京-兰州-夏河-合作-郎木寺-若尔盖-九寨沟-黄龙-都江堰-成都-上海-北京 用时: 10天 D1 北京-兰州-夏河(2005/06/14) 买到北京到兰州上午八点半海航的三折机票,十点半到达兰州中川机场。中川机场距离兰州市区大概80多公里,所以搭乘机场巴士是个比较经济的选择。通往市区的路上可以欣赏到黄土高原的典型地貌,山上的植被很少,多半是裸露的黄土。 机场巴士会把乘客拉到兰州市区的一个宾馆门前,我们的目的是夏河,所以直接打车去兰州汽车南站去赶下午两点到夏河的最后一班车。打的约需15元,兰州的出租车不错,司机也很友善。 兰州到夏河的车票是44.5元。依维克的车况一般,司机和售票员都是回族人,还算友善。 兰州到临夏的路况超好,但从临夏到夏河正在修路,很是颠簸,一路扬尘,大家各个都灰头土脸。临夏境内马路两边墙上的标语很有意思:“二女户别担心政府发奖金” :) 大约五个半小时到达夏河。由于事先查看网上驴友的帖子,决定住在卓玛旅舍。两人间60元。条件实在是一般,没有独立卫生间,没有电视,被褥等卫生条件也很是恶劣。经打听卓玛本人在美国生活,把旅店弄成这个样子,也亏她在美国生活过! D2 夏河-合作-郎木寺(2005/06/15) 夏河是原来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州府,我猜测和拉卜楞寺在此有关,因为过去的藏族是政教合一的社会吗。夏河还算农耕区,作物以青稞和油菜为主。起了个大早,七点钟开始随着藏民转经的方向围着拉卜楞寺转了一圈,听说有三公里。我和LP在感叹,生活在这里的藏民是多么幸福啊,每天早上围着若大的寺庙转一圈,既有信仰又锻炼了身体 身心皆得到净化和锻炼。 我对宗教和喇嘛的兴趣不大,感兴趣的是他们的建筑-喇嘛庙,气势宏大,凝聚着藏族人民的聪明才智。这里还需要说的一点就是,在众多的喇嘛庙中,国家是不出钱的,所以寺庙的修建及喇嘛的生活费用都是靠藏族劳动人民捐助的。 由于卓玛旅店的恶劣条件,也因为不想去桑科草原了,LP和我决定座车前往合作。赶12:20的合作至郎木寺的班车。夏河到合作也在修路,路况不甚理想。到达合作后,还得赶到南站去座到郎木寺的班车。由于时间紧迫,匆忙找了辆上前拉客的三轮车,上了车才有些后悔,这车的安全实在是不能保障。坐在上面真有点儿虎口脱险的感觉。还好,顺利的赶上了到郎木寺的班车。 一进入合作境内,也就进入了牧区,黑色的牦牛,白色的山羊,青青的绿草,起伏的群山,到处都是美丽的风景画。没别的,这样的高原美景,养眼! 合作到郎木寺的路极好,车况也是相当不错,不曾想,车到碌曲,说是让大家下车去吃中饭,两个小时后,大巴车返回,一行人上车继续赶路。有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等车回来的档,LP和我吃到了正宗地道的加工面,那位说了 怎么叫地道正宗啊?你问我,我问谁去 呵呵 。 到达郎木寺,直接去到网友推荐的萨那旅舍,看了看,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卫生条件还可以, 想看看别家的怎么样,路过LISA餐馆,LISA推荐我们去她旁边的郎木寺村宾馆,有独立卫生间,白色床单被罩,24小时热水 50元。于是住了下来。 晚上在LISA餐厅吃了晚饭,牦牛肉汉堡的牦牛肉咬不动,我们要了一个小份的,汉堡还是大的惊人,苹果派还撮合,个人建议如果表面不撒那么多砂糖的话会更好吃些。LISA自制的酸奶,个人认为没有LP做的好吃,量倒是很大。八宝茶一般。LISA本人是个回民 其貌不扬 感觉有点儿土 至少与网上那么大的名气不相符,餐厅的卫生条件也不甚理想,灶台都黑乎乎的,这一点上,远不如达老咖啡厅弄的好。价格到很是便宜,点了以上食物各一份,一共花费24元。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说高原的天气,当北京人民还在战高温抖酷暑的时候,这里凉爽的有些过劲儿,不得不说有点儿冷,温度也就15度左右,有个好处就是这里没有蚊虫叮扰的烦恼。这里奉劝有意来此旅行的朋友,多带些保暖的衣物。 D3 郎木寺(2005/06/16) 郎木寺镇地处甘肃与四川的交界处,所以这里的寺庙也被一分为二,甘肃一边的叫达仓郎木寺,四川一面的叫格尔底寺。还有一个让郎木寺声明雀起的地方就是天葬台了,因为觉得自己可能会接受不了,所以我们没有去看天葬的仪式,感兴趣的倒是在天葬台上空盘旋的秃鹫。如果想看有驴友天葬仪式,可以向当地人打听哪天会有天葬。 由于刚刚下了场雨,通往天葬台的路分外泥泞,我们费了些周折才来到天葬台。这时旁边的山坡上聚集这二十只左右的秃鹫,我想今天他们恐怕要空手而归了。因为今天没有逝者功他们进食。不时会有秃鹫从半山坡上起飞,顺势滑行到远处的山野中。这种景象,相信对于整天生活在水泥森林中的现代人来讲,实数难得一见的场景。 从天葬台回来,去拜访了达老咖啡厅,在那里吃了午饭,饭菜一般,价格会比LISA贵一倍。吃完饭,去对面的青年旅舍租了两辆山地自行车打算骑车去尕海 呵呵。分别问了好几个藏民几个小时能骑到,有说一个小时的,也有两个小时的,又说三个小时的,也有说四个小时的 一时也没了主意,那就骑到哪儿算哪儿吧。 郎木寺镇的年轻藏民小伙儿好多都骑摩托车,头上都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只眼睛,很象电影里穿行于沙漠里的侠客。象我们两个这样骑自行车的人实数少见,所以也引来的当地人好奇的目光。人们都很友善和我们挥手打招呼,我们也用挥手和微笑回应,The feeling so good. :) 没准儿藏民心里想,这两个猪头,在这里骑自行车,不是找死吗 呵呵 郎木寺到尕海的路况非常之好,但是对于骑自行车就比较困难了,因为公路是依山势而建,不是上坡就是下坡,下坡特爽,上坡可就惨了,累得呲牙咧嘴的。骑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已经吃不消了。于是我们就走走停停,边拍照边欣赏公路旁由牧民帐篷,牦牛,羊群,清澈的河水,遍野的青草构成的美景。舒坦! 在一个大上坡,遇到了一个藏族小伙,他正要把他的几百只羊赶到公路的对面,显然羊群不是很听话。我们和他打招呼,小伙子腼腆而羞涩的回应。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他不能完全听懂汉语,但能懂个大概,听不懂的时候我就反复连比划再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交谈中,我知道小伙子21岁,家里有380只羊,牦牛80头。已经有一个1岁多的儿子。他自己从来没上过学。我问他一只羊能卖多少钱,他说四百多元,我说那你岂不是很有钱,他说是 呵呵,我估计他没太听懂我在说什么。我说要和他照相,他欣然同意,而且笑容灿烂。突然公路下方远处有人喊他,他们用藏语高声喊着什么。不一会的功夫,两个比小伙子年长一些的藏族同伴已经从公路下几乎是九十度角的斜坡上爬了上来,到我们面前他们已是气喘吁吁。显然他们对我们的山地车很感兴趣。问我们这车要多少钱,我说租半天五元,他们点头。一通拍照后,我们提出要他们把通信地址给我们,等回去后把照片寄给他们,这下可麻烦了,他们三个都不会写字。于是他们说我们写,但还是有几个字不敢确定,后来我们说回到宾馆再和宾馆的老板核实一下。其中的一个叫卓玛才让,然后他们就热情的要求我们两个到他们家里吃饭做客。稍做犹豫还是欣然前往。藏民的家里每家都会养至少一只藏敖,来到藏民的帐篷前又少不了一通老婆小孩的拍照,每次拍完,他们都要围过来看看拍完的样子,然会就是灿烂的笑容,没错,用灿烂再准确不过了。女主人赶忙去挤牛奶来招待我们,进入帐篷,热腾腾的鲜奶已经端到我们面前,喝完牛奶,递给我们一个空碗,放入青稞面,酥油,奶渣,白糖和少许水,示意我们用手搅拌 这就是传说中的藏粑。以前听说过一些人说对这个味道不是很适应,但当我们吃起来的时候,感觉还不错,应该说挺好吃的。帐篷里的唯一一件电器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问是什么,卓玛才让立刻展示给我们看,原来是一个太阳能的发电设备。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一位据说是参加过西藏藏族歌曲大赛的小伙子给我们唱了一曲极具藏族特色的歌曲,具体有啥特色,反正是特藏族的那种,呵呵。 既是做客,总是要有分别的时候。帐篷外我们留下了合影。其中的三兄弟把我们一直送到公路上,再次合影后才依依惜别。 回来我们从郎木寺村宾馆搬到了郎木寺宾馆,实践证明郎木寺宾馆是这里软硬件条件最好的住所了,60元标准间,独立卫生间 24小时热水,白色床单被罩,电视等设备一应俱全。 还有一点值得说说的是夏河和郎木寺在除去五一,十一和春节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外国的背包客比国内的还要多。所以郎木寺的好多餐厅和旅店主人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这个小镇不甚发达,但旅客成员完全是国际化的。 D4 郎木寺-花湖-若尔盖(2005/06/17) 7点半出发,奔波劳顿的一天开始了,由于要去花湖,所以包车是最佳选择(我们的包车费用是350元,300元应该也是能砍下来的),我们一行七人在加上每个人的背包把个通用五菱挤个满满噔噔。成员如下:一对来自深圳的夫妇,一位四川老驴,据其本人讲已经来郎木寺多次,正在筹备在此组建一个马帮供游客做代步工具,一对重庆的驴友,再加上LP和我共七人。 由于修路,行路很是艰难,到花湖的路还好。网上流传花湖40元的门票,20元不要票可以搞定,我们最后以七个人五张票成交。由于是阴天,花湖的景色大打折扣,半路上还下起了雨,雨随风势,甚是凶猛。即便是带了雨伞,当我们回到车上的时候,下半身已经湿透了。 继续向若尔盖前进,我们开始感叹当今中国难走的路不多,这条路算一个。司机师傅不停的下车去擦掉档风玻璃上的泥巴,车子还不时在打滑和抛锚的漩涡中考验着乘客们的神经。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顺利到达红梅旅舍。深圳夫妇和老驴明天要直接回成都,正好赶上红梅的老板要到成都办事,可以按班车价格搭他们三人去成都。我们和一对重庆驴友要到下个目的地川主寺。 红梅旅舍标间40元,没有独立卫生间,卫生情况一般,不提供热水洗澡,如果想洗热水澡的话,得去外边的公共浴室,5元一位,据说条件还不错。 D5 若尔盖-川主寺-九寨沟(2005/06/18) 早晨五点半钟,我们一行四人就出发去车站买从若尔盖到川主寺的车票。车况一般,没有合作到朗木寺的车况好。但很准时,六点准时出发,由于若尔盖直接到川主寺线路正在修路,所以要绕到红原再到川主寺。若尔盖到红原的路相当不错,茫茫牧场,一条蜿蜒的公路伸向远方。一路上依然是草原,牦牛,羊群,藏民和他们的房屋帐篷。说实话,总是看,肯定会有些审美疲劳的。但是,等车过了红原,再想看这么美丽的高原风光,也看不到了,车过红原,逐渐的从高原牧区转向农耕区。。 下午两点,车到川主寺,一进入川主寺,真的感觉人一下进入到了现代社会。极度商业化的旅游开发,让川主寺聚集了大量的宾馆饭店。下车就有前往九寨沟的巴士在揽客,四人一商量,直接去九寨沟口安营,以便第二天一早进沟。两个小时后我们入住进网友推荐的九通宾馆,普通标准间50元。没有独立卫生间,晚上八点后有热水,卫生条件很好,看着有三星的样子。 安顿完毕,外出草草吃了晚饭,九寨沟沟口的印象,除了宾馆还是宾馆,还有就是藏族特色的文艺表演,这种商业化的演出我们并不感冒,之后,我去了一家网吧倒照片,在一个叫什么国际大酒店的地下一层。环境相当不错,就是价格贵了点儿,一小时10元。 D6 九寨沟(2005/06/19) 早上六点半,九寨沟门口售票处的工作人员还没上班呢,我们就到了,不到七点钟我们四个成了这一天九寨沟接待的第一批客人。至于接下来怎么玩九寨我就不想再写了,网上太多关于九寨的游记。说说我对九寨的印象吧。 九寨沟的管理是由一家集团公司来投资管理,能看的出,公司有很高的管理能力和执行能力。不论是诺日朗游客服务中心还是车辆管理都是井井有条。应该说管理很成熟。九寨的风景,山川秀美,碧水幽蓝。这里的藏民已经完全商业化,应该说他们被现代文明同治化了,生活是提高了很多,九寨沟里的原住民都持有九寨沟的股份,据说每人每年可以分到1-4万的红利。但失去的却是他们原来那种天人合一的恬静生活。游客的到来让他们学会了做生意,好象挣钱成了他们的唯一目的。在好多景点,我就听见藏民为了让女孩子穿他们的衣服照相,通通称呼美女,也不管是不是美女,呵呵。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文化入侵。 本来打算在沟里面住一晚上的,石大叔的电话也准备好了,但因为我们进沟的时间很早,到下午发现一天就可以转完了。碧水,瀑布,林海到最后就是审美疲劳。呵呵 六点钟我们出沟返回九通宾馆。 因为明天要去黄龙,四人决定包车前往,包车费用280元,游完黄龙司机再负责把我们送到川主寺长途汽车站。 D7 黄龙-都江堰(2005/06/20) 早上五点半,司机已经在宾馆外等候,呵呵 我们起的一天比一天早。两个多小时到达黄龙景区。 黄龙的游记我也不写了,理由和九寨的一样。来时的路上,路过川主寺,司机停在一家卖氧气罐的店前,非要我们买氧气,50元一罐,黑吧,显然司机要从中拿回扣,所以打定注意就是不买,实践证明,爬黄龙吸氧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黄龙顶上的五彩池也才不过3500米的海拔。路上司机和我们胡说八道说海拔有六千多米。他哪儿知道俺们是有备而来的啊。川北的最高海拔雪宝顶才5588米,这个没文化的司机。(司机姓名邓永国,车牌号川U21338,电话13568791338) 还有个印象就是黄龙的管理显然没有九寨成熟,当然景色也没九寨美,半天的游览时间足够了。除了门票收入,这里其他收入就是到处要要你座他们滑杆的工人,这个钱挣的很辛苦,座的人却是寥寥。 中午我们包的车把我们送到川主寺长途汽车站,直接回成都的车已经没有了,买了下午两点到汶川的车票,然后再倒车去成都。因为我们包的车司机不厚道,就不给大家推荐了。 在车站对面的餐馆解决了午饭,味道一般。两点钟准时发车,汽车就一直在山间盘旋回绕,山下边就是岷江,我们也沿着岷江经过了松潘,茂县,汶川一直到都江堰,到达都江堰我们就此和一路随行相互关照的重庆驴友告别,他们直接回成都了,我们要去青城山和都江堰。 车子把我们放在了都江堰汽车站,我们就近住进了旁边的阿粮宾馆,条件不错,标间120元。条件令人满意,应该有三星的标准。车子一进入都江堰,气温一下子就升高了,潮湿闷热,这也正常,都江堰已经属于四川盆地了。 D8 青城山-都江堰-成都(2005/06/21) 青城山还是值得一逛的,门票60元,索道30元,船票5元。青城山分前山和后山,前山人文风光荟萃,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后山自然风光出众,我们选择了前山,青城山是道家四大名山之一,据记载张道陵张真人曾在此修行。历史可以追溯到东汉年间,所以无数的文人墨客在此留下他们的墨宝及感言。其中还包括了蒋委员长的题字牌匾。比较意外的是没有发现改变了中国命运的前主席的墨宝。 还有个印象就是这里树木葱绿茂密,阳光都很难投射进来。上山下山的途中,会碰到专程来这里锻炼身体的中老年队伍。他们一路相互鼓励,谈笑风生,在这清幽之地享受爬山的快乐。这种景象好象在北京的香山见过,又能锻炼身体,又能陶冶情操。 从青城山回来打算去都江堰,经打听都江堰景区的收费是这样的:门票60元,然后需要购买乘索道费用70元,过座桥需要15元,然后远眺都江堰水利工程,返回座电平车10元,算下来每人155元。而且除了索道没有其他选择,这和拦路抢劫还有什么区别! 我们感兴趣的只是李冰父子的水利工程,所以就变通了一下,接受了当地住在都江堰旁边住民的意见,从山上绕路把我们拉到都江堰水利工程所在地,还外加导游服务两个人90元,还包括往来的车费。结果令人满意,我们各取所需。都江堰为巴蜀儿女做出多大贡献咱也不说了,功德无量。这也是都江堰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原因。 下午四点半我们座上了开往成都的空调大巴,一个小时后到达成都茶店子客运站。然后座四路空调车进入市区,入住将军街5号美之星旅店。标间130元。三星标准,条件相当不错,这是我们此次旅行住宿最好的地方。 安排停当后,打车去春熙路的龙抄手店解决晚饭,生意甚是火爆,好不容易找个位子坐下,点了18元和28元的小吃套餐各一份,风格和昆明桥香园的过桥米线相似。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吃。经实践证明,18元和28元套餐区别不是很大,如果大家想吃,18元就很好。 D9 成都-青羊宫-武候祠(2005/06/22) 因为要提前订回北京的机票,询问了好多家机票代售点,成都到北京的机票都是全价,或者折扣很小。问去上海的才2.5折,于是决定买第二天早上8点飞上海的机票,先到上海再转到北京。 上午去了青阳宫,据说宫和庙的区别就在于皇帝到过的就叫宫了。然后又去了武候祠,都没啥特别的,可去可不去。然后打车去玉林路店吃三只耳的冷锅鱼,因为老板姓聂而得名。超好吃,强烈推荐一下大家有机会去吃吃。我和LP点了2斤鱼和3个凉菜4份刷锅素菜共花费123元,本次旅行最奢侈一餐,呵呵,不过物有所值。 下午由于大雨,在市中心的商场里转了转,在麦当劳里吃冰激凌等雨停,然后返回宾馆。还有一个感觉得说说,成都女孩很漂亮,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美女一片一片的 呵呵 这是我LP的话。 D10 成都-上海(外滩,城隍庙和南京路)-北京(2005/06/23) 早上八点的飞机准时起飞,十点半从浦东国际机场出来。座了把传说中的磁悬浮列车,最高时速430公里每小时。几分钟就到站了,原价50元每人,凭当日机票,40元每人,价格有点儿贵。接下来的外滩,城隍庙,南京路没啥意思,晚上座Z2次直达列车,经过12个小时的奔波第二天早上顺利回到北京,结束了我们的甘南川北之旅。

东西一放,我们先品尝了兰州的著名小吃“牛肉拉面”。这个牛肉拉面真是香呀,浓香的肉汤,筋斗的拉面,配上一勺辣油,香菜,大葱,我还多加了一碟肉,哈哈,直接赶超思思的饭量。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由得流口水。在兰州的一天时间里,我们预定去刘家峡,在汽车西站坐上班车后,就开始晃,这个车不停的在兰州市转着拉人,东转转,西转转,直接导致我的迷路,转了一个多小时才正式上路,这是事后思思告诉我的,因为,一上车,我就呼呼大睡,睡得昏天黑地,没办法,头一天没睡觉,太困了。这个刘家峡性价比实在不怎么高,就是不停的坐快艇,一个多小时的水路。到现在我也没搞清,这刘家峡到底是个水库,还是一条河流,哈哈,原谅我这个地理白痴吧。水路的尽头是炳灵寺石窟,就是一些石头做的佛像,我和思思对这不怎么感兴趣,主要是没有导游的讲解,错,主要是因为我们没钱请导游讲解。

在刘家峡预见了一个日本人,可能年龄和我们差不多,趁放假专程从日本来中国玩,他的中国话说得很棒,态度很谦和,做事总是很客气,可是,思思不喜欢他,当然是因为他的国籍,可是我总觉得记忆不是为了仇恨。算了,这个问题太复杂,改天再讨论。

在船上,我又开始大睡,在回去的车上,我继续睡,思思实在受不了我了,他称我为”睡神”,还一本正经的讽刺我说,在任何交通工具上,我都可以安然入睡。傍晚回到市区,我和思思这头贪吃猪来到著名的唐汪,吃什么手抓羊肉。神啊,那是我的一场噩梦。白花花的羊肉煮好后,蘸着椒盐吃,什么调料都不放,我总感觉自己像在吃肥猪肉片,几乎是闭着眼睛,艰难下咽。可是,思思好像还乐在其中,什么手抓羊肉,简直就是白水煮肉。更可怕的是,我还点了一道名菜“胡辣羊蹄”原以为会像猪蹄一样好吃,可是,这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那羊蹄被炖得很烂,也很恶心~~~(实在不敢描述了,怕影响我中午的食欲,请大家原谅)。

吃完恐怖的一顿饭后,我们在黄河边漫步,这黄河还真是黄,不过,在水边的感觉依然很棒,风中带着水汽,既凉爽又湿润。南方的美女都是这么养出来的吧。

思思注解:兰州的出租车司机那不是盖的,开车及其疯狂!坐车感觉直逼嘉年华,一定要扶好,去之前多买保险。我们住的是七里合区政府旁边的金百合宾馆,电话网上可以查到,标间130,前台开口就是160。住在这的好处当然多了,对面就有两家当地人推荐的牛肉面馆,汽车西战走路也就是5分钟,汽车南站坐出租10分钟不会跳表的,东边那个立交下面就是唐汪手抓,从唐汪手抓往后走到黄河边上走不了多远就是黄河母亲像,第一桥什么的。但是价格么,有待考虑,反正交通方便超级好找,跟出租直接说,七里合区政府就好。刘家峡的车从西站出来的,票价12,都会在城里拉满人才走,要是等不及,坐面的吧,一个价(但是别让公家车上的人看见)。刘家峡快艇一个人65,柄灵寺门票50。我觉得唐汪还行啊,不过你得适合吃牛羊肉才行,看个人了。

第三天

一大清早就赶到了汽车南站,坐上了前往夏河的长途汽车,当然是在又一次品尝完牛肉拉面后,我们怎么会错过如此美味的美食。三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藏区的第一站,夏河县。整个夏河就一条街道,到处有卖藏饰的小商店和穿着红色藏袍的喇嘛,街道的顶头是拉不愣寺。在寻找住处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这一路的两个玩伴,也是从这里开始,我们四个组成了四人帮,一直相伴到成都才分开,这两位南京的伙伴一路上带给我们许多欢乐,这是后话,后面慢慢再叙述。由于我亲爱的思思之前做了许多详细的准备,所以,找住处毫不费力,我只需屁颠屁颠跟在他尾巴后,坐享其成。

由于我的士兵证,再加上对军人无限的热爱,我们四个人住在了县武装部的招待所,标准间一天60元,可能是藏民开的,房间总是漂浮着若有若无的酥油味,入乡随俗吧,我忍了。

吃完午饭,我们四个相伴包车去看草原和八角城。南京的小伙曾经当过导游,这忽悠和砍价的功夫无人能及。我和思思只有干瞪眼的份,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需在适当的时候附和两句类似“师傅,你再便宜一点”,“师傅,我们以后一定帮你介绍生意”之类的话。谈妥价钱,小小的夏利开始穿行于草原之中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无边无际,时间在这里似乎停止,只有路边偶尔出现的吃草的羊群和牛群证明这不是一幅静止的风景画。湛蓝的天空点缀着朵朵白云,投影在草原上形成一个个阴影,这里似乎离天空很近,那造型各异的云朵似乎触手可及。蓝是那么纯粹的蓝,白是那么洁净的白,世界似乎只有绿色,蓝色和白色。

我苍白的语言无法表达当时所见的美景,大家只能靠想象了,呵呵!只能大声感慨:啊!!!!!!!!!!

从这天开始,我们发现了这一路共同的特点,不管什么烂车都当越野车开。这没有经过任何改装的1.0排量的夏利,在颠簸的山路跑起来一点不逊色悍马,在加上整天吃肉的凶悍司机,这一路我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按思思的话,这里的人吃肉多,能量大得没出使。

晚饭是在一家藏民开的小餐馆解决的。一直听说内地人藏餐吃不惯,所以,我们只敢象征性的点了一碗酸奶,一盘青菜,几个藏包和肉饼。谁知,那肉饼竟出奇的好吃,腼腆的藏民绝对现点现做,思思吃完3个肉饼,5个藏包后直接上瘾,又点了5个肉饼,大快朵颐后欲罢不能,如果不是我的阻拦,他肯定还要继续吃下去。

思思注解:南站不提前卖票,所以各位只好起早去买票拉,这条线就两班车,别错过就好。南站比较乱,拉客很严重,不理他们就好。夏河的出租一人一块随便城里的什么地方都行。晚餐那家叫和平阳光,老板特和蔼,虽然汉语不好但是能感觉到他的好客。慢是慢了点但是绝对值得,那个牛肉饼很香的!鲜牛肉块做的。在夏河包车一定注意,我们去白石崖和八角城砍到120,他们一般报价150。但是注意,夏河的司机都是走一段就告诉你,这点钱去不了白石崖什么的,让你加钱,我们前后换了三辆车才成行。

第四天

清晨6点多爬起到拉不愣寺看日出,天已大亮,气温却很低,我短袖套长袖又套外套,依然冷的打哆嗦。没有刷牙,没有洗脸,顶着一张脏脸,睡眼惺忪爬上了山坡,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只是摆了几个pose,思思帮我照相,虽然他的技术很烂,好歹基本客观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拉不愣寺很大,我们四个人东转西转,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只是发现虔诚的藏民对他们心中的佛祖五体投地的叩拜。信仰的力量是巨大的,一些上了年龄了老人,拄着拐杖,步履蹒跚,一遍遍绕着大殿转圈,表达他们对佛祖的敬意。听南京那小伙说,这代表他们一遍遍的阅读经文。虽然不懂藏传佛教的教旨,但在这些虔诚的教徒面前,我们敛声屏气,蹑手蹑脚,丝毫不敢造次他们心中神圣的佛祖。本想看看传说中的辩经,可能时间不对,未能大饱眼福,只是听见从紧闭的门封中传出的小喇嘛们稚嫩的念经声。

逛完拉不愣寺,我们赶忙坐车赶到合作,参观了一个九层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反正气喘吁吁爬完了九层楼,不知所以然又爬了下来,完全是狗看星星,一璨明。

中午在车站边一家小店一人吃了一碗面条,我点了牛肉面,思思点了炒面(真正的名字忘记了,反正形状类似炒面),一人又吃了一个包子。在这里,我要着重叙述一下这种包子,羊肉胡萝卜陷,大小适中,口感极佳,我们正好赶上包子刚出炉,热腾腾的包子,咬一口满嘴流油,虽然我们的吃相很不雅,但更可以证明包子的美味,我真想大喊一声“太香了”。

下午3点多赶到了郎木寺。也是在这里我们度过了最难忘的两天时间。在同车的几位车友的强烈推荐下,我们四个放弃了路边的旅店,而选择住进了敏叔的家,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那是相当的明智,好客的敏叔对我们照顾的无微不至,甚至细心的帮我们在房间里点上熏香缓解疲劳。睡着敏叔家的火炕,盖着自家缝制的棉花被,似乎不是在旅途中,而是回到了久违的家中。敏叔家的厕所还是那种农村的土厕,晚上每次上厕所时,我总害怕从旁边窜出什么类似老鼠的小动物,担心自己一不留神就掉进下面的大坑中。事实上,还是我杞人忧天了,我既没有见到老鼠,更没有掉下厕所。呵呵!

本文由www.9170.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