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丽江的时候www.9170.com

作者:旅游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羊山头是一个小村庄,离我住的地方倒不是很远。但是因为它在山顶上,对我来说,要想上去,还是有些吃力。更何况,有时我还得扛着儿子往上爬。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丽江

        沿着家门口的小溪,溯流而上,骑五分钟左右的车就会到一块不大的空地上。我会在这里停下车,然后带着儿子和妻子一起沿着一条石阶往上爬。其实我们是可以骑车上去的,并且还会比爬山来得快。每次我都想带着她们骑上山顶去,可妻子总要求走石阶。儿子是个“两面派”,总是先答应跟我一起骑上去,但是妻子给他一个眼神,他就马上改口了。反正他又不用爬多久,最后还有我扛他,何乐而不为!

发表于 2008-08-23 13:02

刚来到丽江,感觉很新鲜。所以总是利用周末出去玩,大一的时候几乎把丽江当地不要门票或者门票低的地方都玩遍了。那会儿最爱的事情就是爬山,因为从小在平原长大,根本就没有见过山,所以真的很向往。大山,小山,有名的,没名的,我们都爬过,还真是不亦乐乎。哎,现在想想,觉得好玩。呵呵。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文笔峰。 那天我们总共有十几个人一起去(具体多少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开始时,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往上爬,还有说有笑的,很好。过了不长时间,由于速度有快有慢,路也越走越不好走,体力好的就自然地走在了前面,不好的就落后了,大家越走越分散。我是体力好的,很自然地冲在了前面,和另外三个人,那时还不认识他们,是宿舍的姐妹认识的,我们就一起往上爬着。山上的植物很茂密,好多不知名的,都长了很多刺,我们就在这荆棘中穿梭着,胳膊破了,流血了,也没时间管,就只知道得抓紧时间爬,要不天黑了也到不了峰顶,那可不行,那就意味着失败了。在难走的地方,四个人就相互搀扶,因为有两男两女,男生走在前面探路,然后我们两个女生就跟在后面走。开始时我们还能听到山下有说话声,可是随着我们的海拔不断升高,就只能听到我们四个的声音和来自大自然的鸟声,风声。。。。。。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和大部队走散了!这是个不好的消息。就剩我们四个了! 怎么办?是回去找他们呢,还是继续走呢。走!我们四个一致决定,我们一定要到峰顶!就这样,我和刚认识的三个江西伙伴开始了艰难的登山! 他们三个都是江西九江的,还老是说我听不懂的家乡话,郁闷!唉,请讲普通话,听不懂啊,我说。他们三个就在那笑,好啊,你是几班的呀,叫什么。六班的,学校委员,叫什么,自己猜。我们一路上就这样说说笑笑的,很有趣,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走散的队伍,不过偶尔在我们实在走不动的时候,就会想起他们来,不知道他们走到哪了,是不是在我们前面,还是走近路已经到峰顶了呢,或者根本就没再往前走,已经回学校了呢。不管了,反正我们四个今天一定要爬到顶! 饿了!我这有吃的,面包,饼干,巧克力,还有水喝!先吃点吧,然后才有体力接着爬呀。然后我们就找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坐下来补充点能量。哎,那个学习委员,你都那么胖了,还吃呢。我是有点胖的那种女生。胖怎么了,胖还不许人吃饭了,那瘦的就不能去厕所了,得长胖点呀,哈哈。说完我自己笑个不停。他们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弄的我很尴尬,笑声戛然而止,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不笑。。。。。。哈哈哈。。。。。。倒是我的这个行为引起他们三个大笑起来,于是我也跟着笑起来。呵呵,好玩。 文笔峰的地形很险峻,下面还好,但是到了上面一部分的时候就特别陡峭,有好多地方是接近直角的,看着就心惊肉跳。有的地方我真的不敢爬,他们就鼓励我,而我也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把一个个难关攻破了。我们真的碰到一个直角的地方。记得当时是一个男生先爬上去的,我那会儿一见到那个直直的石头,就吓傻了,而我却要从这爬上去,我。。。。。。别怕,我在上面接你,那个男生伸出手来。是,别怕,我在下面托着你。我。。。。。卯了卯劲,就往上爬,可是,不对,我的脚踩空了,我的心一下了凉了,完了,我就这样完了。。。。。没事!睁开眼睛!啊,我还活着,我的手在上面那个男生手里,而下面那个男生正托着我的腿。快,用劲,就可以上来了。我一使劲就真的上来了。我活着上来了,高兴!你没事吧,要是心里不害怕,就没事了,就可以一下子上来了。哦,呵呵,我还是上来了,就好,就好。就这样,我们相互鼓励,相互扶持,说笑着一步步爬着。终于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们到了峰顶!心里的喜悦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冲着四面大喊着,发泄着,也享受着,这个胜利是真属于我们的。可是我们不能多呆,只停留了十多分钟,因为我们还要下山,于是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被我们征服的峰顶。 未完待续。。。。。。

        因为石阶走势崎岖迂折,每次爬时都会让我内心忘记它本身海拔并不高的事实。它每级石阶都是一整块石头,年代看上去也比较久远了。每次爬不动时,我都会感叹,那些修建这条石阶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妻子很喜欢爬这石阶。她说这条路,清净。这条石阶是沿着山上的一条山溪顺势而建的,它时而穿过小溪,被溪水切成几块;时而横跨其上,架上一块石板小桥。这石阶和山溪,就像斗嘴的小俩口,你压我一次,我翻你一回。

        路旁都是自然生长的树,品种繁多,我都不认识。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棵树拦在路中间,像是在跟你讨要过路钱。儿子喜欢去抱它,又无法合得住手。我跟儿子说,“你跟这树比赛长,看谁长得快。你要是比它快,你就能抱住它;不然,它会越来越胖,你就永远抱不住它。”儿子跟树说,“你不许变胖,你输定了!”这不知道是命令还是战书,总感觉儿子的逻辑我是理解不来。

        她俩总是走走玩玩,路边的野花野草总能吸引他们。儿子会跟它们咕噜咕噜半天,也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妻子则是忙着给它们拍照,跟儿子合影,更多的,是自拍!我是坐在一边抓紧时间恢复体力,时刻准备着,只为儿子那句——“爸爸,我又走不动了!”

本文由www.9170.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