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噶丹.松赞林寺 www.9170.com

作者:旅游

阿奇和阿土是松赞林寺的小喇嘛。 不是故意起外号,实在藏名太难记了。只有请他们原谅我的笨拙,两人各记了一个字。特别是阿土,别在意哈。 松赞林寺的修行不算轻松。十年学习藏语经书,考试,再学习辨经,升级,进修,上拉萨……课业是紧张的,兼做庙里俗物打杂的工作。比如发香,击顶,比如吹号,比如做饭……其中大殿的早课是其中每个人必须的功课。如果监察人发现有人作假或出错要挨板子,虽板子打到身上其实是不痛的,可总不舒服。 他们有放假,也有过节。比如这次中秋,他们称为兄弟节的,叫了昆明同为喇嘛的朋友在殿外欢度。呵呵,佛门还是讲究清净无为的,十年如一日。但十多岁的大男生,怎可能枯坐一日捏?

从普达措国家公园回到县城后,我们决定打的前往松赞林寺.拦了一辆的士,听导游说前往只需10元,但是眉清目秀的戴着眼镜的女司机硬是叫价20,说是新路在修,只能绕远走老路.我们怕时间太晚,也就没有和她再侃价.老路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尘土滚滚之路,颠簸了十几分钟后,远远看到山顶上寺庙和四周的民居,还有远处的山上用汉语和藏语写着的白色的”松赞林寺”四个大字.

初见阿奇在大殿。为了很晚进庙,人都差不多走光了。正和北京强人一同看着宗喀巴的佛像,发香的小喇嘛问是不是从上海来的姓王。那么神奇?细问才知他原是瑾的朋友,一直听话留心着高个女,消瘦男,终于等到。这喇嘛就是阿奇。用他的话说,“瑾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接着如神话般,烧三炷香,受三串佛珠手链,三次金击拍顶,三次顶礼膜拜。洒仙水喝圣水,听各位佛像的典故介绍。参拜前世今生来世的大佛。开玩笑问阿奇为什么只供班禅却没有达赖的位置?小喇嘛忽然严肃了:“他们,不好。”

www.9170.com,门票30元/人,听说松赞林寺和当地政府因为门票收入有些分歧,所以现在很少有旅行社把游客往这儿带了.大门中央竖放着一条板凳,看网上的贴子说是左右腿进出门有讲究,可我忘了,于是请问了旁边坐着的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慈眉善目的老喇嘛,他指了指我的左腿.进了门,抬头看去,台阶通向山顶,寺庙高高地建在山顶上,令人顶礼膜拜.我看过一些资料, 松赞林寺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间,毁于1966年.八十年代,又陆陆续续地重建,扎仓主殿竣工于2005年,看上去很新,它的金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金黄色的屋顶和窗户,棕红色的墙壁镶边,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十分上镜.从这里远眺,香格里拉县城尽收眼底.在寺庙周围有好多泥土砌成的藏式民居,都是喇嘛的住处.松赞林寺以神鸟多而出名,但我只看到了几只.

约了同饭,去阿奇的住处等他换鞋。住处是松赞林寺左手边一栋又黑又小二上二下小屋。共住了7个人,都是附近村子来出家的,最近的曾经还是邻居。 年纪最大的当数阿奇的师傅,2岁进庙就摸着藏经睡,到现在已经70多岁。没学过汉语,也不曾接触外面的世界,倒是历练得通达,难得见他开口了。几个人围着火炉坐下,老师傅正打算吃饭。简单两个菜:土豆和辣椒炒肉,一碗米饭。正是阿土刚起灶做的。就认识阿土了,活跃的大男孩。听阿奇说带他饭欢欢喜喜放下了原本的饭菜准备出门,行走间分明一蹦一跳的。老师傅不凑热闹,冲我们一笑,自顾吃起来。问能不能拍照,阿奇翻译了。老人一笑,剔了剔牙穿戴整齐端着念经的架势让我尽管照。还不满足,等他架势放下端起饭碗的一刻又按下了快门。几个人都笑了。老师傅也冲我着眯眼无奈的笑。一颗心放下,师傅们还是很宽容的说。

走进正殿,发现除了几尊佛像之外,路都封闭了,空无一人,赶紧出来,才发现右边墙上有一行字”如进大殿请走侧门”,原来进主殿和庙顶还要另外收费,我没有进去.寺庙的雕花窗户很漂亮,拍了好几张,一旁卖票的喇嘛用好奇的眼光瞅着我.走进东侧的殿,看到一位导游模样的藏族扎西在向游人讲解一幅壁画,我凑上前去,壁画色彩艳丽,一个大轮盘里装着好多幅小画,上面有人物和动物,听这位扎西讲话,好象是关于轮回和地狱的.在庙外晃悠一圈,拍了好多照片,我又走进了西侧的宗喀巴殿.一进门,看到左侧有楼梯,上面写着” 松赞林寺图书室”,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就上了楼.窄窄的楼梯又高又陡,我只顾着看上面,忘了脚下,不小心绊在一个槛上,”咚咚”一声巨响在木楼里回响,把我自己和前面的两个女孩吓了一跳.在这个佛门清静之地弄出这么大动静,真是罪过呀!想像一下喇嘛们每日在这么陡的楼梯上下,才能深切体会到”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上到二楼,宽敞的图书室里光线很暗,只靠几盏酥油灯照明.一位老喇嘛独自一人坐在昏暗的角落里,就着炉子喝酥油茶.正中央的长桌上,供奉着几世班禅额尔德尼的画像,我只认得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右侧放着一卷卷的东西,我猜那可能是经书,堆着有一尺来高.长桌的后面,左右两侧供奉着好多尊神像,面目狰狞,凶神恶煞,可能是八大金刚.也不知里面还有什么值得观看,环顾四周,游人廖廖,光线昏暗,我不敢往深处走了,转身下了楼梯,出了殿.

五个人一同在最有名的“布达拉”饭。席间说到藏民的善良淳朴。我叙述中甸被偷的遭遇,感叹着佛门净地的偏差。两位出家人当时激动起来:“肯定是外来人干的,藏人绝对不会这样。要当时告诉我们就好了,一定给你全部追回。”嗨,事过境迁,又有何话可说? 自然又谈到神山。阿奇曾诚心走了几天让神瀑浇了满身湿透回来。现在给我们讲转山路线正是感慨万千:“上神山拜神瀑一定要走路的,骑马算什么,不诚心哦!”一番话说得我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一个多小时就把寺庙转完了,发现寺里竟然有有卖烧烤食物的地摊,佛门清静之地不清静呀!

阿奇今年18岁,长得帅气而淳朴。5岁进庙,从没有进过学校。他的汉语靠自学而成,半通半不通的,写字时就希望能好好进个学校。如今十年期满通过考试了,能帮师傅在大殿发香接香客了。最大愿望是有一天能去西藏进修,好好学习。说到拉萨时小同学眼睛亮亮的。 阿土今年16岁,有着灵动的眼睛,片刻不得安宁的。小学毕业到庙里。汉语说写都比阿奇好多了。忙着减肥的他见了牦牛肉如临大敌,又忍不住动筷子去夹。而且喜欢喝可乐,大杯不停的。有些恶作剧地告诉他可乐更容易至胖,这位同学立马盖了盖子不敢喝,可眼睛还是忍不住地去瞄。当然看出他的心思,几个人笑着警告他下不为例,他很高兴地答应又连喝了三大杯。阿土还没资格考试,只是在庙里吹长号。他觉得最幸福的就是哪儿也不去,在庙里平平安安地呆着。为什么去外面呢?外面好在哪里?这是阿土想不通的问题。他没买手机,不是没钱,而是他爸爸不给买。说是有了手机会变坏,让他把钱存着。怎么变坏呢?爸爸不告诉他,他也没问,倒让我们多了个疑问。

从寺里出来,因为没有出租车,我们坐了3路公交车回县城,1元钱.在县城的武警路附近下了车,准备吃晚饭.一下车看到路边有好多家药材店,就进去胡乱买些野生灵芝和西藏雪莲.灵芝1两25元, 一株株都细细瘦瘦的,或许是野生的,比广州药店里的便宜好多,雪莲讲价讲到15元1两.我们在武警路走了一会儿,看到一家黄焖鸡美食餐厅还比较干净,就决定在这儿吃了.两个人点了一个红焖猪蹄,蘑菇肉片汤和炒青菜(后悔没有点焖鸡,不过也吃不下了),共37元, 蘑菇汤就一般,还没广州的蘑菇好吃,炒青菜十分可口,红焖猪蹄虽然比不上江苏周庄的万三蹄,还不错,关键是量多,十五元一份盛满了碟子,两个人吃得快撑死了,还剩下了好几大块.希望以物补物,明天爬石卡雪山有脚力,呵呵!

本文由www.9170.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