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陷阱—香格里拉

作者:旅游

今天坐在窗前, 看着窗外渐黄的树叶, 心里默想那里的秋应该更浓了吧. 从香格里拉回来也已经快十天了, 欢笑和泪水也应该沉淀了, 是该写些什么的时候了.

从香格里拉一路北上,只为了心中的卡瓦博格。 这梅里,我每天清晨看日照金山,在雨崩村感受瞬息万变的天气,转完冰湖目睹雪崩,于神瀑下触摸彩虹,亲历尼农大峡谷的险与美。

去云南之前的几个月, 工作到崩溃的边缘, 当9/24踏上飞丽江的飞机时, 是一种逃也似的心情. 逃, 却逃进了另一个美丽编织成的陷阱里.

图片 1

D1-9/24: 8:40的飞机, 说是直飞丽江, 其实还是在昆明转机的. 登机前和当晚在丽江住宿的客栈(祥和院 赵师傅Tel: 0888-5125743)老板再次确认了房间和接机的安排, 从机场到客栈五个人80元, 和机场大巴15元一人也差不多了.

卡瓦博格就这样烙印在我心里,或许某一个高原杜鹃盛开的季节,我还会回到那里。

接近丽江时, 从机窗向下可以看到土黄色的金沙江镶嵌在绿色的田地中, 色彩艳丽极了. 着陆, 取行李, 一阵忙乱之后, 终于爬上了客栈安排的接机小巴上. 司机倒很健谈, 听说我们这些初来者想去玉龙, 说最近玉龙少雪, 门票又贵, 既然我们要去梅里, 玉龙就可省了. 商量之下, 决定这个下午就在丽江古城随意逛逛, 先满足吃的欲望了.

图片 2

在客栈安顿好之后, 一行五人就晃进了古城, 在’四方街一号’旁边的一家饭店吃了米线, 味道一般, 充饥而已. 一路行去一路吃. ‘晴云米线’的声名挺大, 吃来真的不敢恭维, 价钱不便宜, 幸好每样只点了一份. 天色渐晚, 我们在酒吧一条街的Le Petit Paris吃晚饭, 纳西风味的杂菜蔬和纳西炒饭量足味好.

因为我也是不喜欢麻烦的人,所以来之前来过丽江的朋友介绍了游乐多户外俱乐部。就在网上报了名,整个行程没有进任何购物店和隐性消费,他们家在丽江做品质纯玩的,确实如此,很好,下次游丽江还报游乐多户外俱乐部。

八点我们准时在丽江古城的大门口和预先约好的司机见面. 今后的九天我们要日夜相处, 心里有太多的问号. 两位师傅准时前来, 前面的松金师傅(Tel: 13988712493; Email: sg2020@sina.com)身着藏服, 欢笑而来, 一路的爽朗. 身后的赵师傅(Tel: 13308872609)则比较腼腆. 握手寒喧之后, 大家聊聊行程, 也算做互相认识. 发觉松金师傅非常爱笑, 动则笑到拍手拍脚. 闲聊了一个多小时, 大家道别, 只待明天的启程.

图片 3

丽江的夜景比白天美, 火红的灯笼, 照着城里的流水如金. 只是开发太久, 很多东西动则用钱来衡量, 让大家的心里很不舒服, 失望和失落吧.

行前准备: 10月底的梅里雪山秋色宜人,考虑到大部分时间是徒步,所以选择快干内衣加抓绒,早晚加一件羽绒服足矣。此外我还带上了登山杖、相机和三脚架。事实上背着三脚架是最失策的事,以为瀑布会很壮观,想用慢门记录,到了才知道神瀑的得名不是因为壮观,而是在于圣洁而神奇……第1天,丽江----长江第一湾----金沙江沿途田园风光----奔子栏----金沙江月亮湾----白马雪山丫口----迎宾十三塔----宿飞来寺第2天,早上观看“日照金山”美景----西当村----上雨崩 宿:雨崩上村第3天,上雨崩----大本营/冰湖----上雨崩 宿:雨崩上村第4天,下雨崩----神瀑----飞来寺 宿:飞来寺观景天堂酒店观景房第5天,飞来寺----白马雪山丫口----依拉草原----独克宗月光古城 宿:香格里拉商务酒店第6天,香格里拉----松赞林寺----中虎跳峡----丽江

D2-9/25: 清早, 伴着松金师傅爽快的笑声, 我们一行两辆车上了路. 师傅的车子是桑塔那3000, 车况很好很干净. 我们常说车是第二个家, 把家打理的如此干净的, 我们都对师傅的性格有了更多的信心. 出了丽江城后, 师傅在路边买了一大包苹果, 又说当地的老人叫苹果’屁股’, 从此之后, 吃’屁股’成了家常便饭.

第1天2012-10-30

午饭之后, 我们进入虎跳峡景区, 去了上虎跳的一段游客常走的路. 窄窄的山道人上人下, 听说原来上山的山道被汛期的江水冲坏了, 正在维修. 修理工人背着沙石下山, 一路的艰辛和汗水.

金沙江第一湾

离开上虎跳, 车子时常行在落有飞石的山路上. 没有想到第一天就遇到山体塌方造成的糟糕路况. 为了减轻车重, 也为了大家的安全, 两位师傅让我们下车先走过了这段险路, 他们清理了一下路面随后慢慢跟来. 我们在远处捏了把汗, 紧张极了. 过了这一段继续上路, 还是一路的唱, 师傅会唱很多的老歌, 配上杜撰的歌词, 甚是好笑. 下一站是白水台, 近四点才赶到. 大家先在附近找了家民居, 准备过夜的.

我就是拼车去的,拼车的好处在于看到美景可以多些时间停留,如果同行的小伙伴多,或者是摄影爱好者的话,强烈推荐拼车。 师傅也很贴心,会在石鼓镇,金沙江第一湾、白马雪山,迎宾十三塔,停留片刻,足够游客拍张到此一游照。到达德钦后,将游客送至飞来寺。住宿就在面对梅里雪山的这一条街上找吧,选好角度,在房里就可以看星星、看月亮、看日出。小贴士: 1、走雨崩或明永的在金沙江第一湾就可以买好联票,月亮湾观景台+雾浓顶观景台+飞来寺观景台+雨崩村=230元;月亮湾观景台+雾浓顶观景台+飞来寺观景台+明永冰川:220元

白水台是东巴文化的重要活动地点, 钙化地貌的规模其实是不能和黄龙比的.

2、月亮湾观景台就是金沙江第一湾了,在最上层观景台即可拍下全景,不用跑到下面去。

住宿民居的条件很有限, 洗漱和卫生设施也是很落后的. 晚饭, 看着屋檐上垂下的硕大无比的蜘蛛网. 饭后, 赵师傅打开车门, 放起了藏族的音乐, 学跳了一通民族舞后, 无聊的我们居然练起了’千手观音’, 人人有观摩的机会, 好笑. 这一夜是在无尽的犬吠中入睡的, 第二天早上都想踹主人家的那条名叫’垃圾’的狗.

图片 4

D3-9/26: 今天可以到香格里拉了, 大家都很兴奋, 师傅们可以回家, 同样也是很高兴. 途径彝族的村落, 听说普遍的都是比较穷苦的. 在我们看来, 坐落在美丽的山谷中便是美妙的图画了, 哈, 围城里和围城外的心情吧.

在奔子栏到东竹林寺的路上,大巴停留的第一个景点:金沙江第一湾,当地人称为月亮湾。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碧塔海, 门票是贵的, 环保观光车就要30, 而且单向只有大约15分钟的车程. 沿着栈道走去, 湿地和草甸上还有零星的野花, 可以想见6,7月时漫山遍野的野花, 才够美. 离开碧塔海, 到近三点到达属都海, 里面吃的东西贵的要命. 属都海是一个很小的海子, 下午的阳光很好, 湖边的草也逐渐变黄了, 觉得气氛挺适合家庭野餐的. 匆匆一逛之后, 我们就驱车前往中甸香格里拉了.

白马雪山图片 5图片 6图片 7

途中经过一片又一片的草甸, 星星点点的狼毒散落其中, 色彩甚是鲜艳. 师傅们答应到了中甸带我们去一个有很多狼毒的草场. 离香格里拉越来越近, 一霎那看到那个在图片介绍中常出现的场景时, 真是有点迷惑, 分不清现实和梦幻, 恐怕这就是香格里拉的真谛了. 蓝天, 白云, 宁静的乡村, 绿色的田园, 美的让人屏息, 心也平静下来.

山体的颜色都那么漂亮……

这晚我们住在碧融酒店, 松金师傅叮嘱说如果有人有高原反应, 及时联系他. 恐怕没有想到我们在师傅推荐的酒店旁的大理回族饭店吃的志得意满, 口角流油, 滋润的不得了.

图片 8图片 9 白马雪山图片 10

D4-9/27: 早上8:30师傅们准时来接我们. 今天是特殊的早餐, 我们要去松金师傅的家里吃. 若大的四方院, 两层楼, 门口是一条看来很大脾气却很是好奇害羞的狗. 庭院中稀稀拉拉地栽着些花花草草. 进了客厅, 里面早已生起了炉火, 暖暖的, 顿时让旅行在外的我们有了家的感觉. 一边墙上是请人雕刻得很好的木饰, 几本相册随意放着, 信手翻来, 都是师傅的家人和外出带团时的照片. 早餐喝酥油茶加馒头. 已经在从前几次去藏区的旅行中尝试逼自己去喜欢喝酥油茶, 但是那种植物神经反应应该是甜甜的奶茶在嘴里成了咸咸的冲突, 还是让我终究放弃了. 所以只一碗, 是礼貌, 更是感激.

我们一行4个小伙伴

吃饱喝足之后, 启程去松赞林寺, 有’小布达拉宫’的称号让我很是期待. 整个寺院庄严肃穆, 但我对藏传佛教知之甚少, 也就是走马观花了. 同伴们卖力地捐香油钱, 相比之下师傅们的虔诚发自内心, 每次进入佛殿, 他们的磕拜蕴涵着所有的崇敬.

图片 11 德钦县飞来寺卡瓦格博酒店图片 12

纳帕海和依拉草原让人有点失望, 再加上天开始下雨, 虽然大家都穿着防水的冲锋衣, 但也是冷的瑟瑟发抖. 离开纳帕, 驶出中甸, 就一直沿着214国道向西北行驶, 在红军桥村做了短暂的停留. 流经村子的碧绿的港曲河最终汇入灰黄色的金沙江没了踪迹, 总让人有些惘然. 接下来就是翻越这次旅行的最高山-白马雪山. 入山之前, 我们看到了彩虹, 据说彩虹是吉祥的象征, 顿时对将来的几天有了种莫名的企盼. 随着夜幕渐下, 山上的雾气越来越重. 穿越了雪山, 却没有看到积雪, 倒是很多的红色山花惹得我们频频拍照, 松金师傅说藏文里它叫’多玛’.

卡瓦博格那么近,又那么远……

车子驶近德钦县城, 天色已晚, 宝蓝色的天空中浮着大朵大朵的云. 转了个山头, 师傅突然说:’那就是卡瓦格博!’, 一踏入梅里的领地就有大幸看到卡峰开脸, 众人皆感到受宠若惊, 一路狂拍到观景台. 只可惜还是距离太远, 看不真切, 但也许这就是人与神的距离吧, 靠得太近, 反而亵渎了神山. 松金师傅面对神山, 念着经文, 五体投地地等身长叩, 默默地赞颂神山, 也为家人祈祷. 我也祈祷, 但不知道神山是不是会接受我这个非佛教徒的祈愿.

图片 13

这一晚, 我们初尝了青稞酒, 香香的, 有点象威士忌的味道. 夜里投宿在卡瓦格博旅馆. 明天就要进雨崩村了, 期待.

观景台的白塔和经幡

D5-9/28: 天还没有亮就起了床, 希望能看见梅里的日出. 大家冒着寒风在旅馆的门外等了很久, 神山愣是没露脸, 一直是浓雾重重的, 厚厚的云走了一堆又来一堆. 天亮了, 扛着摄影炮筒的人都撤了, 我们也无奈地进屋吃早饭.

图片 14图片 15

离开飞来寺没多久, 回头却看到了十三峰中的神女峰探出了头, 在蓝天为幕, 白云为饰的背景中, 那么清丽秀美. 车行一个半小时后, 我们终于来到了西当温泉, 这是进雨崩的最后一站. 车子只能行到这里, 我们带着必须的行李, 同伴们租了骡子, 我决定和师傅们徒步, 各自上了路, 10:15.

这里还可以了解一些藏族的传统文化

开始时我们还能穿一些小路, 到后来就只能循着骡子道走了. 一路和师傅们说说笑笑, 走累了, 就停下歇会儿. 松金师傅在前, 赵师傅在后, 都不用担心被遗弃. 在14:15左右到达垭口, 与其他乘骡子的同伴会合. 休息片刻后, 我们在14:30开始下山, 路很陡, 顶的脚指头发疼. 在一番折腾之后, 终于望见了山谷中的雨崩村, 稀稀拉拉的几个村落, 在现在这样一个全球一体化的世界中, 依然有如此不通信号, 没有外来电线, 只靠山泉带动小型发电机, 没有车辆, 没有电子辐射(恐怕我们的手机是唯一会发出辐射的东西), 让我在一踏入它的那一刻, 心里就是宁静和完全放纵自己在其中的期待. 城里人最大的悲哀在于耐不住寂寞, 我们习惯了用电视, 外出应酬, 在酒吧中喝醉, 在舞厅的强劲音乐中麻木自己的神经, 让自己忘记孤独, 遗忘时间. 但真的只有在让自己感觉平静的地方, 仰望星空, 我才能才敢直面自己的灵魂, 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又可以放弃什么.

图片 16

一番跋涉之后, 我们终于在15:45到达雨崩上村, 入住在阿茸老师客栈. 老师是旁边一所小学的校长, 学校只有一个老师, 小徐老师, 听说她在毕业后知道雨崩需要老师就志愿报了名来教书了, 选择这样的与世隔绝和艰苦条件, 我们都满是钦佩.

没想到满月的时候来梅里是那么漂亮,这头月亮还挂在天边,那头太阳已经洒出霞光。

洗澡依然是太阳能供热的, 为了节省用水, 我们三个女生一起洗的. 能在雨崩有个洗澡的机会, 已经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这晚我们睡统铺的房间, 7个人.

图片 17

洗完澡我们换了衣服去阿茸老师家的厨房, 典型的民居厨房, 中间是炒菜的锅炉. 我们人多, 挑了靠窗的长桌子. 松金师傅带了腌肉, 当起了厨师, 弯着腰为大家烧菜. 开车加上走了一天, 还要为我们烧东西, 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 饭菜上桌之后, 我们要了壶青稞酒, 今天师傅们不用再开车, 大家可以没有顾忌的喝了. 离开厨房回房睡的路上, 抬头看满天的星星, 人说那里是人的灵魂安息的地方, 我想, 就算醉死在这么美丽的星空下也是件幸福的事情吧. 睡统铺虽然听见不同人的古怪的呼吸声, 但是总让人觉得很安心, 因为大家很近很信任.

早上醒来,看看窗外就是这幅美景。

D6-9/29: 早上醒来, 昨夜的醉酒只留下了些许头晕和手指发麻, 精神状态出奇的好, 想走路, 于是把昨晚预定的骡子留给了没有订的同伴. 用馒头和油煎荷包蛋招呼了自己的胃后, 我们在8:45上了路去冰湖. 首先穿过一片草甸, 雨崩真的是一片还未被过度开发的世外桃源, 在这里没有挥舞着小旗戴着红帽子黄帽子的旅行团, 有的只是参天的古树, 树木上挂的到处都是的树胡子, 和清新的空气. 和两位师傅以及一个同伴一起走, 两位师傅象是植物学家, 指给我们看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这个可以吃那个不能吃.

图片 18

一路都是在原始森林中穿行, 师傅们一直很照顾我们, 上下坡都会护着我们, 四人行, 唐僧师徒相称, 疯疯颠颠, 骂骂咧咧(骂那些一骑绝尘而去, 弃我们不顾的同伴), 倒也没有觉得吃力. 10:45我们到了垭口, 与同伴会合. 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大本营和远处的冰川了. 肖农大本营是当年中日登山队上山前集结的休息站, 那一场山难之后, 再也没有人尝试过登山. 藏人认为神山上住着神, 一旦人登上了山, 神就弃山而去, 随之就是无尽的灾难了. 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人去打扰藏人心目中的圣山, 圣山是让人敬仰让人膜拜的, 不是让人攀爬让人踩在脚底的.

第2天:香格里拉飞来寺图片 19

大本营已经只是几间破落的小木屋, 在一户牧民家吃了速食面后, 大家12:20出发上冰湖. 基本上就是爬山, 我一直跟在松金师傅背后, 爬的会比较安心. 13:45经过翻山越岭, 终于到了冰湖, 那一汪清澈的水, 一定是山上不断落下的积雪融化而成. 就在我们翻山时, 山上还有小型的雪崩发生. 在冰湖边, 师傅专心地堆着他的玛尼堆, 然后又是伏地的等身长叩. 默默地站在一边, 只听着师傅叩拜的声音和口中的经文, 没有敢注视他, 怕只一眼我们这种浊世中人的注视也会亵渎了神圣的朝拜.

我由于前几天错误估计了秘境尼汝的徒步难度,没带登山杖,2天走了20小时的山路,担心再徒步进雨崩会消耗太多体力影响后面愉快地玩耍,于是向小伙伴提出:我们在西当骑骡子到垭口吧?小伙伴知道我的情况欣然陪同。问其他拼车的驴友,他们骄傲地回答:“骑什么骡子,我们就是来徒步的!”好嘛,结果我们住在雨崩上村一家青旅,是普间。我们上雨崩转了一圈吃过晚饭,他们才算走到,第二天我们走冰湖、他们只去了相对近些的神瀑,其中还有人在青旅躺了一天,第三天我们一早走神瀑遇到他们回西当,居然告诉我们去神瀑来回花了8小时,我们行行摄摄,在神瀑下和彩虹各种合影也只用了4小时好嘛!

为了我们的安全, 师傅一个人跑到了冰崖深处的岩洞中帮我拍照. 在远处看着, 心里有太多的感激, 只希望他赶快回来, 人平安是最重要的.

雨崩是个神奇的地方,一会儿天晴一会儿雨,忽然还下起了冰粒子……小贴士: 1、西当到垭口全是上坡,路难走,没风景,不是野驴不建议走,宁愿留着体力走冰湖、神瀑,甚至神湖,穿越尼农大峡谷也是相当美的。(听说春夏高原杜鹃盛放的时候值得一走) 2、不打算租骡子的也留个电话,以防万一。我就看到3队人在不同的地方走不动了打电话叫骡子上来,这时候收费和在西当直接坐骡子上山是一样的。 3、骑骡子到垭口245元每人,之后一路下坡就自己走吧,看着雪山和上下雨崩村,走起来心情舒畅又轻松。

我们在14:30离开冰湖, 退回到大本营, 回首看神山, 冰湖边的神山显出了全貌, 清晰无比, 在黄昏的霞光中傲立. 大家歪歪斜斜地回到阿茸老师家已经是18:00了, 差点没有热水, 大家都是勉强冲洗了一下. 这晚我们吃土鸡, 饱餐一顿, 喝酒聊天, 这样惬意的生活, 真想永远这样.

图片 20

D7-9/30: 9:30今天去神瀑. 比之冰湖, 它更具有宗教意义. 松金师傅说梅里雪山是属羊的, 2003年正值藏历的’水羊年’, 众多的佛教信徒前来朝拜, 去神瀑的一路上尽是转山的人群. 当时他也带了全家人一起来. 听着, 觉得有一种信仰是很神奇的事情, 什么样巨大的力量才能使信徒们不远千山万水, 甘愿承受一路的风雪和艰辛, 我不知道, 但是在这里, 信仰超越一切世俗.

骑骡子到垭口速度并不占优势,只是节省体力而已,而且骡子也要休息,没记错的话有2个休息站。上坡的时候坐在上面有牛仔的感觉,骡子会发力向上跳啊跳的,它们也总爱沿着路的外侧走,挺刺激的哦。到垭口要了碗炒饭,悠哉悠哉地走向雨崩这旷世桃源。

到达神瀑是12:30, 因为是阴天, 并没有看到希望中的彩虹. 师傅们采来了松枝和竹叶, 在祭塔边烧着, 洒上谷米, 唱着经文. 仪式之后我们逐步走近神瀑, 师傅是三步一叩首的, 我们默默地跟在身后. 藏人相信要到神瀑下冲洗一下, 圣水能够保佑平安. 于是我们随着师傅一路冲下去, 在深水浅水中趟过, 让神瀑的水淋了一头一身. 我们都只转了一圈, 而师傅们足足转了三圈, 全身淋了个透. 在远离瀑布的地方, 师傅们生火让大家烤烤衣服和取暖. 大家的衣服上都升腾出白色的水气, 却都禁不住傻傻地笑.

图片 21

我们在山上耽搁了很久才下, 差不多是14:00左右. 下山的路依然非常难走, 松金师傅总紧紧的拉着我, 踉跄之下, 他就安慰我说:’不会掉下去的, 只要我不死, 你就不死.’ 就算是戏言, 也让人感动. 越近阿茸老师家, 越是沉默, 明天就要离开雨崩, 离开这种恣意享受的日子了, 多喜欢每晚大家聚在一起吃饭聊天, 喜欢阿茸老师家厨房里昏暗的灯光和特有的烟熏味.

路上秋景是相当的漂亮。

晚饭有师傅们采回来的桦树菌, 有一点点清苦. 大家愉快的近乎狂热地谈论着’至尊宝和白晶晶’, ‘啊吼吼和松毛滑’, 还有’苞谷地’(知道的朋友自会心领神会, 不知道的朋友就忽略吧). 一直坐到午夜, 只想多享受一下那一刻人与人之间的亲密.

图片 22图片 23

D8-10/1: 还是止不住要走的渴望, 决定和两个师傅徒步出雨崩. 和阿茸老师道别之后, 我们匆匆上了路. 在村口的山上回头看, 看到一道彩虹跨过山谷, 给雨崩村戴了美丽的花冠.

后天去神瀑就要经过下雨崩,很多人会选择换个住处。

一路上, 赵师傅在林子里钻出钻进, 居然找到了松茸菌. 我和松金师傅在地上伪装了一下, 就好象它们还长着似的, 拍了张照片, 哈. 今天是长假的第一天, 进山的人越来越多, 我在离西当温泉还有15分钟的地方, 不幸被上山的骡子挤出了山路, 左膝狠狠地扭了一下, 从此之后, 大凡走路, 都是吊在松金师傅的胳膊上了.

雨崩的青旅不少,条件也差不多,洗澡用太阳能。

清洗了一下鞋子之后, 我们就上路去明永冰川. 冰川就在卡峰脚下, 但是天气多云, 并没能看到太子峰. 冰川的上下是骑骡子的, 85元吧. 因为脚上的伤, 没有能爬到最顶部的观景台. 师傅还发短信嘱咐要小心脚伤.

图片 24图片 25图片 26

从冰川退出来后, 我们今晚住在明永村的日出藏家风情园, 因为是新的客栈, 设施都还不错, 只是依然洗澡没有热水.

雨崩有三条徒步线路,按距离长远排序分别为:神瀑、冰湖和神湖。往返神湖需要请向导,其他两条线去的人不少,而且路上都有标示,不会迷路。 我和小伙伴先去了冰湖,经过笑农大本营,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攀登梅里雪山的大本营,当年的这次尝试最后以付出17位勇士的生命告终。从大本营到冰湖还有大约1个小时的路程,转湖一圈休整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就目睹了2起雪崩。由于卡瓦博格极易雪崩,攀登难度大,加上藏族将之视为圣山,政府已经禁止任何攀登活动,梅里雪山将永远是无人征服的处女峰。

D9-10/2: 原来我们希望在离开德钦后转道去泸沽湖的, 但是排时间算下来, 是不够天数了. 商量之下, 决定不走寻常路, 沿着澜沧江大峡谷, 沿德维线向南到茨中, 进入维西县, 然后转道回丽江.

笑农大本营图片 27

一路上经过无数个澜沧江的月亮湾, 因为我的脚伤, 并不方便经常出入车子, 都是松金师傅帮我照的像. 经过一个叫尼通村的地方, 师傅和我们讲了这里常年不断的车祸和白塔引路的故事, 听的大家心里惴惴的. 午饭时, 师傅抽空去看望了一下住在茨中的父亲和姐姐.

一早从雨崩上村出发,骡子们还在休息呢……

进茨中天主教堂原来翻一座山步行大约20分钟就可以到, 但是师傅为了我的脚伤, 硬是把车开进了坑坑洼洼的山路, 有的地方要垫上很多石头才能顺利通过, 心里真是太多太多的感激. 茨中天主教堂是特殊时期中西文化交汇的产物, 整个教堂看来很破落, 看门的老伯给我们开了锁, 进入其中, 感觉有点奇特. 原本的教堂是白顶白墙的, 在这里成了色彩斑斓装饰着图案的藏家风味.

第3天:笑农大本营图片 28图片 29图片 30图片 31

原来这晚我们打算赶到塔城, 但是近维西是已经近六点了, 只能投宿在维西县城. 找了家价格合理, 又保证再晚也有热水供应的旅馆. 师傅帮我买了云南白药, 也不肯收我的钱. 晚饭时, 大家想到有可能这是最后一晚和师傅们一起吃晚饭, 都郁郁的.

背阴的地方还有些积雪

D10-10/3: 早饭在旅馆对面的小芳饭店吃, 我们多算了一元钱, 老板娘坚持要还给我们, 民风淳朴如此. 一行到了石鼓镇吃午饭, 大家交换着联系方式, 心里感觉难过. 终于到了分别的一天, 九天积累的点点滴滴, 种种情谊, 都浮现在心头, 这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 黯然.

图片 32

进入丽江时我们又看见了彩虹.

这里就是大本营了,很多游客走到这里就回头了,冰湖还在前方……

回到丽江时间还早, 大家决定先去束河古镇买东西, 我们也劝服了师傅们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后来才知道因为家里有事, 师傅们在饭后还是要赶上5,6个小时回香格里拉, 于是我们在今晚入住的祥和院对面就近找了家饭店. 晚饭更是常常沉默, 送别师傅们时更是伤感, 人生, 聚散如斯, 真不知道是美丽的还是苦涩的.

前往冰湖的路上有一大片玛尼堆。听说藏民一生要去的两个地方,一是圣城拉萨的布达拉宫,再就是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的梅里雪山。这里就是他们祈福的圣地吧。太阳没晒到的路上还积着冰雪,有些寒意。

D11-10/3: 上午和同伴们在丽江古城走走, 吃苞谷, 吃丽江粑粑. 13:00乘祥和院帮忙订的车去丽江机场, 14:30的飞机回上海.

雨崩冰湖图片 33图片 34图片 35

当我重新回到大城市中, 回到节奏快到窒息的生活中, 心里却被香格里拉牵住了一根细细的线, 于是我知道不管将来世界如何变, 我总有这个美丽的陷阱可以去, 就算身陷其中, 永不能脱离也是很美很无怨的.

这里就能看见千年不化的冰川了

图片 36图片 37图片 38图片 39图片 40

冰湖边的警示牌

图片 41

学着藏族同胞围着冰湖转圈,再搭个玛尼堆。

图片 42

许下小小心愿。

图片 43

冰湖看着不大,但围着它转上一圈还真不小……

图片 44

一半的湖面结起了薄冰

图片 45

在湖边午饭修整的时候,突然就雪崩了。

图片 46

请看下方湖边小小的人儿,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我们在对面狂喊,他们终于意识到了,拔腿就跑。

第4 天2012-11-02

下雨崩

小伙伴觉得雨崩的住宿条件不好,希望当天就出去。一早吃过早餐、寄放下行李,向神瀑进发。

图片 47图片 48

走过小桥

图片 49

雪山倒影

图片 50图片 51图片 52

下雨崩周围因为有水,景色不错。

图片 53

马儿悠闲地吃着草

图片 54

本文由www.9170.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